蔚山沉没

Always summer, always alone, fruit always ripe.

曾经的你们山,是一个身高170体重45kg的妖艳贱货高岭之花,超帅,走在校园里一堆小姑娘娇羞搭讪又问好,然后一夜暴富(态),成了一个120斤的……二姨太。
(摔!)

看到 @荔欢 师推了好几篇EA,又有一种他圈遇故知的幸福感,突然想到《行有行规》曾经让我多沉迷欢喜,推给您~。

蜜汁词曲。

三个词:卧槽。可爱。有意思。

我一定是个小碧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二狗子你变了!

阿山的猫

寒虫

warning:可能有讹误,全靠老辈人口头经验。可爱的册子收到了,拍照技术太直男不好意思po出来,给 @中中级 老师一个吻,外加拙作一篇,以此表达我的爱!(似乎是隐晦的楼诚,也就两三句???我也不知道……)

 

 

就是这只蝈蝈,夏天蹲在竹绦编成的镂空小笼,冬天闷在葫芦里哼歌,偶尔出来吃些青豆,长腿大肚子,披着油绿的甲,带着灵气和勃勃生机。

 

他们从来没想过,隔了半个多世纪和整片大洋,能与此一小虫相逢于异乡的冬天。

 

 明台的蝈蝈养得妙极了,行家拣选出的头等货色,偏又逢着壮年,仿佛有今日没明日地唱个没完。明...

记一次对话

爹:“你们学校绿化不行啊。”
山:“???挺好的呀,有山有水有树林。”
爹:“树林太稀了。”
山:“???”
爹:“怎么能不给孩子们留个谈恋爱的地方呢?真是不像话。”

山:“……”(ಥ_ಥ) 

人生第一次黑箱,献给我们 @中中级 老师!
期待到苍蝇搓手,无以为报,只有抄写,mua!

(快来认领呀,娇羞(ノ)`ω´(ヾ) ​​​)

摄像功能有些坏掉的手机,都掩盖不了马哥出品之精良!
还有还有,居然给了辣么大一个惊喜,三四十页特别收录,每一篇都很有味道!
看见一卡通了没?看见诀别书了没?看见一沓质感明信片了没?
看到青瓷和毒蛇了没?看见猫了没?

不行,又回到了语死早状态,躺平捂心。
我觉得是很值得入手的好本子,尤其是摸着珠光封面时。

Þau hafa sloppið undan þunga myrkursins*

warning:无差,有关姘头关系的确立和如何一睡泯恩仇。(拖了两三天,实在是集训力度大,总是写到一半就睡了……抱歉,鞠躬。)

有话说下雪清静化雪寒,这正是雪夜后第一个晴朗天气,明诚一贯起得早,哆嗦着套上毛衫,左臂有些僵木,他低低骂了一句,翻身下楼做早点。
明楼还睡着,昨夜他们两个对账本,一笔烂账,挪来扣去,大窟窿套着小窟窿,使人头痛,却又只能耐着脾气看下去,于是稀里糊涂,明诚就由着明楼抽掉了一整条香烟。去倒烟缸的时候,他的语气重了些,明楼深深看了他一眼,把鞋一蹬,倒头蒙上被子不再理人。
自从明台离开,大姐去世,明家就再也没了香烟管制,总共就两个人,互相监督正经得尴尬,互相放纵又着实不像话。而他...

我家蛾子才四个月就长得如此爷们儿,不过另一只小可爱眼睛不好,格外怕人些。

jamjam

排比

warning:如果死亡不能把他们分开,那么什么可以呢?大概是我糟糕的排比句。

 

如果必须要说点什么的话,明诚总是最善解人意的那个。

死于异乡,他不会要求一定把骨灰撒在哪里,不用巴黎纽约苏州河,随便一处安静苍翠的公墓就好,明楼是相反的。

沉疴难返,他不会计较怨怼爱人在签署意外通知时的犹豫和抗拒,随便写上名字就好,明楼是相反的。

病重不起,他不会抱怨护士忘记将输液管缠在温热的暖瓶上,随便一份热粥就好,不拘天津绿小白菜还是切得细碎的紫姜末,明楼是相反的。

年老体衰,他不会呵斥邻居家盗采玫瑰花的小伙子和踩坏草坪的大金毛,随便收拾下就好,权当锻炼,雇来花匠也非不行,明楼是相反的...

楼诚 诚楼

在蔺靖的大坑里,除去一开始将我定在坑底的小熊老师的《昔别春风起》和使我春心碎成渣的十二万老师的《陈大方与蔺春风》, @赤彤丹朱 老师的蔺靖,是最贴近我所想象与思慕的蔺靖关系。你们是知道的,当爱到极致时,是羞怯而无言的,捧心跪地。

一个声明

陆陆续续也有五六个姑娘问我出不出本儿,答案很明确:不出。

一开始写东西是为了给一个朋友生日礼物,打算就印两本儿,她一本我一本,没想到躁狂期结束,抑郁会来得这样凶猛迅速,也没有余力和热情继续搞事情了,回去翻看那些原来一天一更,窝在沙发上用一个小时诌出来的矫情故事,更觉得病来如寒潮,冻一冻我那吸了安非他命般的心也是好的。
我做过假设,将我的文章印成册看,势必会感到言语忸怩,剧情油腻,不仅荼毒了好不容易长成这般高的大树,也会让我这个拧巴成麻花儿的人感觉有黑历史和小辫子捏在别人手里。
本无必要也无资格以实体出现的东西,一旦出现,一旦哪天我后悔它的出现却不能进行销毁,实在会要了我的命。
希望我那可爱的朋友能...

后置镜头坏掉了,用的前置镜头,效果不怎么好啊……

慎重思考了一夜,到底是什么因素导致我自己的妹子认为我长成这样……摔,哪里像!

风流轶事的前提须知

warning:占士邦篇,有关Vesper

1)对詹姆斯的人生来说,维斯帕人如其名。很多年以后,他回忆她窄窄的眉眼间距,和晕开的眼线,会觉得异常鲜艳和明亮。维斯帕是个不怎么好的名字。按照钱斑霓的业余的描述,他对她的感情,如果换一个相逢地点,就像在酒吧,最次是主厨很有想法的餐厅,需要隔着几张方形的桌,她坐在窗边抽烟,然后他会叫来侍者,送给她半杯伏特加。不需要昂贵且闻名遐迩的红酒笼络,这是很自然的事。詹姆斯邦德愚蠢却像是一个人真正的人的日子,终结于他的那杯酒永沉威尼斯的一刻,至少他是这样认为的。

2)如果说他当初对维斯帕的信任是因势均力敌的愉悦和被美色攻心的失败,那么对Q的信赖,就纯粹出于对年...

00Q Q 007

沉迷吸Q,无法自拔。

Q

风流轶事的前提须知

warning:Q篇,会有007篇相映成趣的。下面大概就有各种短小故事了吧?

1)对于Q来讲,被怀疑拥有一个悲惨且早熟的童年是再寻常不过的了,毕竟他看上去带着天生的忧郁和轻微的神经质。

 
2)不,他不认识剑桥公爵殿下,更没有参加过举行在丽兹酒店的茶会。因为正确的上流社会青年打开方式是自伊顿毕业,去牛剑学些高贵端庄没有卵用的古典文学或考据学,然后拿着友好的成绩单,不是蹲在上院,就是在去往club的路上,而不是扎身于充满阴谋且随时可能爆炸的MI6办公大楼,等待哪一天因公殉职披盖国旗。

3)事实上,事实上,他三十二岁,为人温和,出身中产,爹妈情比金坚,没跳过级也非老板特招。唯一可以...

Q 00Q 007

有了猫就要写00Q ,来表达我对本老师的爱。

有没有同好啊,说点梗开发一下啊23333

00Q

无题

昨天小赵医生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把我又拉回《伪装者》里两个人一同熬过的不眠之夜。2015年的尾巴,我裹紧风衣在晚自习后去吃一碗清汤面,想着共坐在皮沙发上松了领带捧着书在一盏脚灯旁默然,然后昏昏沉沉地睡到了闹铃乱颤。

我写过很多1949年后的故事,零年后的第四年故事里他们走遍了欧洲,从壮年走入老年,做过很多爱,交过很多朋友,错过很多故人,但也有过很多重逢、别离、欢笑和眼泪。寿终正寝,魂归故里。但更多的可能,是比折杨柳里更隐忍的爱,心照不宣,于千万人中的一握手,自此抱憾终身。

现代au是个好选择,我没有讲一个很长的故事的耐心,所以,还是写点碎片化的情爱和光影。

最近脑子很乱,写的也乱,就不要...

楼诚 诚楼

一个新开始。

正式成为有猫阶级。

嚼牡丹的是谁呀

warning:胡扯八道,动物保护者慎入。

一千多年前,有一个叫蔺晨的美姿仪踹手骑驴过金陵,柳叶红尘,烟雨飘摇。

来的时候是海棠花和玫瑰盛开的日子,他斜插着几朵,笑着横秋波。

出发的时候是三月,走走停停已五月,蔺先生的毛驴也愈发精壮威风起来。

他是来找梁国皇帝的,陛下励精图治的同时,妄图挑战他完美的行医记录,想向死了的麒麟才子看齐。

关于梅长苏这个特例,他已尽了医者所能尽 ,友人所能及,既然那没良心的满足了,他也就功德圆满了。

但小皇帝不一样,好好的武将底子,又没筋骨寸断命不久矣,燮理阴阳这种事,皇帝和大夫同理,不能急于一时,徐徐图之才是正理。

人笨就要学会广开纳谏,之前拒之不见...

蔺靖 靖蔺

很久了,大概是我十二三岁的时候,买好了iPod却没有时间也不会更新自己的音乐单,听了这张封面的专辑整一年,穿插着德彪西一曲棕发少女的N种演绎。pod被我当硬盘用,存了很多现在读来必定非常花哨累赘的文章,因为我能想起来的句子,都仿佛刚切下来的温热的腹部脂肪。
后来pod丢掉了,略心疼,而我努力写清爽干净的文章,不去矫情,这仿佛是永远不能达成的一件事,毕竟使文字读起来像微咸冰凉的浪朵,过程是十分困难和浪漫的。

那个时候我个子是一米五二,没人相信我能长到一米七二,其实长高有一点讨厌的地方,就是习惯了垂眼看人。
矮个子的抬着下巴,眉毛和睫毛离得漫长,显得很疏离。
高个子格外偏爱穿着六七厘米的高跟鞋,只剩下...

宴·后

warning:被动出柜,宴的后续,思虑重重的大姐,扮猪吃虎的楼诚,难逃一劫的小明。 @波妞Ponyo_w贺文不怎么好吃,但你很棒棒就好!(笔芯

明镜今年三十九,虽近不惑,到底还是差两个月。于是她把看到两个弟弟亲在一团时产生的人生终极疑问归罪于此,纵然这毫不讲理且缺乏逻辑。

到家已近午夜,明台撑不住去睡了,独留明镜一个在客厅发呆。她裹着貂绒大衣,地暖难奈她丝毫,明镜冷透了,她缩在袖口下的双手打结发抖,勉强自己不去数座钟的嘀嗒声。

她比谁都清楚明楼的性格,正是这种清楚,使她恐惧极了。
明镜想到了十几年前一个暴雨如注的夜晚,明楼罚跪小祠堂,午饭晚饭都没吃,而汪曼春站在铁艺大门外,撕心裂肺地哭喊...

楼诚 诚楼

(试一下能不能用。

画室里,老师跟我说,上一届集训生放了整整一个暑假和寒假和高三上半学期的,tfboys和丑八怪……我当时心脏骤停,把笔戳在裙子上了。
目测同届中继承上届衣钵审美的不在少数。
于是我决定迅速占领有利位置,在暑假用巴赫德彪西凌虐他们的耳朵,在寒假用爵士蓝调荼毒他们的感官,最后的一个学期,Olafur  My Darling , 将是重塑灵魂之人!

(中二病晚期发作,老万带我飞~~~)
(意识到我的本质其实是非常坏的。)
(比如刻薄。)
(还有克制后的刻薄。)

诶我今天兴致蛮高,心情蛮好,非得怼一怼才舒服。

某人说我同时打了楼诚和诚楼两个tag是蹭热度,我就只能发出呵呵呵的笑声了,真是逗人且让我大开眼界了,我用得着蹭tag热度么?
我写东西不是为了让某些人跟大爷儿似的指指点点发表恶性ky意见,无非不过为了让自己和亲友找点乐子,顺带和同好们同乐一把。

单纯ky不是病是蠢,故意找事只能送你一个字,“滚”。

我就说一遍,我向来萌楼诚无差,我打什么tag看我心情,由我决定,跟你没有半点关系。
你是想掀起tag保卫战还是限制我人身自由权?
看不爽就点叉走人啊。
不走麻烦各位亲友帮忙叉出去啊。

要真说我挂人欺负小可爱,那我就欺负好了。
我一妙龄少女,血气方刚脾气大,我怕什么呀我23333333333

折杨柳

warning:累极摸鱼。楼诚中老年,异地双向暗恋,开放式,无结局,可能脱线,但拒绝差评,哼唧!
@波妞Ponyo_w 补偿昨天脑洞和剧情给你带来的心理伤害,比心(σ°∀°)σ..:*☆

一九五三年始于一个星期四,传统来算应该是癸巳年,明诚在那年调任到中国驻苏联大使馆,之前他一直在北京从事外交工作,和明楼分别已近八年。

明楼此时在香港,与各方人士周旋谈判,自嘲是做汪伪时期最擅长的事,扯皮。
这年一月是他五十岁生日,明诚托人给他带了信和稻香村的糕饼,足足一个十斤的包裹。信封里叠了六七页信纸,除去抬头的过分端正和结尾的潦草落款,字体还算刚劲遒媚,无太大退步。明楼举着仔细瞧看,他知道...

楼诚 诚楼

情人(尾声)

warning:作者为人罗曼蒂克(坑品差),就先放一段结局镇场子,日后江湖再见有缘填坑。

1939年雾月,明诚站在埃菲尔铁塔的阴影下,背着一只提琴盒。

他曾和明楼一起来这儿,那时面前是对峙的德国馆与苏联馆,金鹰万字旗和不锈钢的男女工人庄员,罗马纪念碑和流动前进的建筑。
隔着一条街,两个最大的极权者异曲同工地表现了同样的审美,他们没有走进任何一扇大门,更别提亲眼看到极有争议性的《格尔尼卡》。回家路上明诚耻于表露情绪,明楼懂得他内心的挣扎,破例给他多点了一支烟,他摇开车窗,让明诚去看那受尽苦雨的将死之草。

西班牙内战中,三兄弟失去了共同的朋友,她是和善的天主教徒,有份护士工作,曾教过明诚烹饪,...

美人骨

时琅琊阁主诊林氏之寸断筋骨,得其鹰骨体相,奇思突发,为小儿摸骨。

倏乎阁主大惊:“此子骨带媚态风流,实美人骨也!”

逝者如斯夫,廿载金陵宫城内,梁帝闻此大怒:“欺君之罪,安能恕耳!”

遂上下其手,得一硬物。

关键词:美人骨

@楼诚深夜60分

Versailles 第二季结束了,我又得等一年半载的……
这一季最喜欢的两个角色,二夫人和洛林,在最后一集和解,甚至在二夫人问王妹如果你死了,孩子怎么办的时候,王妹一边说可以找另外一个人担当父亲责任,一边扭头看金毛。(可以想象下一季奥尔良大公的家庭生活会多么的欢乐)
虽然姐妹花字幕组翻译得很好,但我还是希望能把王妹那句“He gave his ass to France. ”按照字面意思翻译23333

卖安利,有人吃嘛?(歪头)

Versailles

早就想写的梗

初次滚单,陛下搂着蔺晨翻了个身,只听他一声痛嚎。

怎么了,可是有哪里不适?要不……就算了吧?
陛下说道。

别别别!蔺晨凑过来亲了陛下一口。
就是您刚刚压我头发了。

陛下失笑,继续努力。
突然蔺晨又嗷了一声,面色不善。

陛下恼怒起坐,又有何事!

……
陛下您刚刚压我肉了。

床事遂终。

蔺靖 靖蔺

warning:现代AU, 一场欢宴引发的人间悲喜剧。

明堂的夫人在十二月最冷的那天生了个儿子,等到能摆百日酒时,已经是蔚蔚三月了。
按说焦点应在生了孩子却愈发消瘦的嫂夫人和离了娘胎愈发皮实的婴儿身上,但似乎春节上的话题依旧招人喜欢,比如--催婚。

宴席上催明楼结婚的还是那一拨,有介绍坐办公室喝茶的,有介绍满天飞超人型的,更多是同行和学妹。明楼腹诽,也不嫌啰嗦,怎么不敢给我姐介绍对象啊。
明诚向他扑闪了两下睫毛,嘴角挂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他示意明楼看他口型:

柿子就得挑软的捏。
……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明楼也和明诚比口型:软柿子甜,你也不怕倒了牙。

明诚毅然转头去帮大姐挡酒。

……估计是...

楼诚

单纯卖个安利,无法抑制的喜爱要分享。

今天衰到摔倒的运气,需要驱驱邪。

太平春

warning:还是关于绘画的楼诚。可能满上海也找不到一个穹顶画如此的教堂,因为这些都是作者胡扯的,你就当以后作者能倒腾出这样一个教堂,谢谢。送给 @波妞Ponyo_w

什么都得把握到一个度上,就比方清明的茶和立夏的榴花。明楼曾经这样告诉他的兄弟,无论处事还是作画。

明诚坐在教堂里,他披着风衣,用手指抹开柳炭条留下的曲线。他一度觉得自己出现在这里是荒谬的,直到明镜的葬礼。
白色的花铺展着,明楼举着黑伞,几度哭泣到无法独立。伪政府的车辆乌漆漆地一溜排开,出席葬礼的商界精英们看不到明楼长官的脸,这似乎是一种绝对权力的炫耀与威压。明楼黑色的大衣是死神的罩袍,而明诚就是他收割钱财和性命的镰刀。...

跳舞*明楼篇

他这一辈子做过的最后悔也最无悔的事情就是,把阿诚带回家自己养,然后任由他捯饬自己的书房和网盘。

于是,往后的二十余年里,明楼不仅经历了“Yes,minister  ”, “Yes. Prime Minister ”,还经历了“阿根廷男男互飙探戈”以及“闻香识女人”(当然了只是大姐)。
然后有一天,他发现了锃亮的皮鞋和防尘袋里的燕尾服,明诚给他说:据说两个男的跳探戈在几百年前是要佩剑的,为了心爱的人。

接下来发生了一些眉毛以下不可描述的事情,明诚并没有录到如意的视频可发油管儿,他瞥了明楼一眼,含笑带嗔。

明楼发誓不是他故意砸场的。

楼诚 诚楼

跳舞*明诚篇

“我要和你彻夜跳舞。”与“我想和你跳一下舞。”中间隔了多少?
一天明诚被这样问到,提问者是个漂亮的女孩子,她把手放在明诚大臂上,光从她的右手边打过来,使她有了金子的皮肤,鼻影眼窝叠成隐秘的方舟。明诚甚至可以看到她脸上蜜桃一般,闪着光的绒毛,特别的口红香味使他恍惚:啊,原来是纪梵希。

这已经是很露骨的暗示了,如果明诚愿意,他们的下一站可以是群魔乱舞百鬼夜行的酒吧,然后开始或长或短的约会。
但明诚不愿意。

他比了一下,大概多高出了两指,然后又搂了一下,大概半人宽。
“就这么多,或者你愿意换算成……饱和脂肪摄入量???我倒是常做菜的。”
明诚没等她有所反应,自己先笑了起来。

“酒就免了,在列宾的时候,...

楼诚 诚楼

TBC

在上海的最后一年,明楼以如巨蛛般的缜密心思布好了庞大的信息网,同时,偏头疼与呕吐使他不可逆转的消瘦下去。一次生气、责罚后的谅解与名分,明诚从不知晓愧和爱可以是一种东西。

明楼看着他,用眼角松弛肌肤松弛的脸。他伸出一只手,做了一个疲惫的手势,“更多的茶,阿诚。”

明诚罕见的没有反驳他的要求,他抱着茶壶,它穿着大姐手织的保暖外套,三角形的波浪有些稚拙,明诚给自己说,“假如你第二天就死掉,他如此牛饮必定为了重逢。”但明诚突然又觉得这个笑话很恶劣,他把明楼冰凉的鼻尖按在自己的锁骨上,不顾兄长的挣扎与羞涩,亲吻他的发顶,“嘿,你小子可把我硌痛了。我的茶呢,如果你愿意给我一个小药片。”

明诚发出哼...

楼诚

脑洞

因为画完了一张很困难的画,所以想起了一个脑洞。

画家萧景琰和盲人按摩师蔺晨。

凭着一张传单,景琰老师在南京旧城区的小巷子里找到了说吴侬软语的修脚大妈和飚山东官话的蔺晨,真真儿的社会再就业困难群体。
什么颈椎病啊,腰间盘突出啊,肩周炎啊,肌腱炎啊,蔺师傅给你来个十八摸,都好了。

医患关系如此和谐,简直致敬凌李的警民鱼水情。
蔺师傅表示,美人儿在骨不在皮。
PS·你们山表示,和蔺师傅是老乡,未来大概会多多照顾生意。

蔺靖

总为浮云能蔽日

warning:长安线前。大型车祸现场,ooc ,一个有点瞎几把浪的明楼和不怎么开朗明智的明诚。

明楼做助教时,有一种临窗般的风致,他的背有些驼,手指有把玩三角粉笔的坏习惯,但一切使他看上去冷漠的漫不经心,都会遭到意外忽略。就像少年时他报复似的用手掌攥碎柳炭条,如此恶劣却从来不是阿诚眼里的重点。
少年腼腆于裸模情色意味深长的咂嘴和明楼坦诚的目光,偶尔挑眉还击也显得稚拙。
这并不是说明楼是个不负责的大哥,或者私人关系混乱的博士在读生。他目光长远,对人生怀有理想主义的激情和使用主义的打算 ,能言善辩而不滥用比喻修辞。
喜闻乐见的是,最终明楼尝试成为专栏作家,有时写小说散文旅行指导,大多写社论,虽然这使...

楼诚

© 蔚山沉没 | Powered by LOFTER